<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黛西札記/拿起放大鏡看畫(上)\李夢

      2021-12-09 04:29:14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列維坦畫作《在永恒寂靜之上》。/作者供圖

        記得當年在多倫多大學修讀藝術史,上課時教授常常只用一半時間講解藝術理論,另一半時間就用來看畫??吹锰貏e細,從邊角看到畫幅中央,再從畫中央看回四圍,一點細節都不錯過。

        那段時間里,我確實養成了細看畫作的習慣。每每去到博物館和畫廊,總會在一幅作品前徘徊良久,遠近左右地端詳很長一段時間。畢業后回到香港,或許因為工作太忙碌,或許因為這座城市節奏太快,原本仔細端詳畫作的習慣竟被消磨大半,哪怕周末擠出難得空閒時間往博物館及藝文空間參觀,也是步速匆匆走馬觀花,少了靜心細讀的樂趣。

        近來讀到香港三聯書店上月出版的《畫布上的靈眼:色與線與善與惡》,又讓我重新找回細讀細賞畫作的樂趣。作者丁建元是內地散文家,二十多年前開始以散文筆法解讀油畫,先后出版三部名畫解讀文集,文筆細膩獨到,自成風格?!懂嫴忌系撵`眼》一書中收錄二十多篇散文,每一篇文章解讀一幅畫作,所選大多為俄羅斯及法國等歐洲國家的浪漫主義和寫實主義作品,有肖像畫和歷史題材畫作,也有風景畫。每篇洋洋灑灑數千字,從作者創作背景談到畫中故事,從畫中人物衣飾的細節談到背景草木光照明暗種種,既有宏闊敘事,也有細微處的關照??串吶珪?,全然不似我們時常見到的繪畫解讀作品那般深奧晦澀,反倒像是聽作者繪聲繪色講故事,頗有身臨其境之感。

        書中尤其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對于俄羅斯畫家列維坦(Isaac Levitan,一八六○至一九○○)名作《在永恒寂靜之上》(Above the Eternal Tranquility)的解讀。列維坦一直是我很喜歡的畫家,而在讀到這篇文章之前,我只知道畫家每每用清寂孤獨的畫作呼應其一生坎坷多舛,卻并不曾留意這作品與哲學的互文及關聯。讀過書中文章,尤其是作者引用叔本華對于消亡與消失的論述來閱讀這幅畫作,我忽然明白為何此前看這作品時,總會覺出或深或淺的蕭索,以及無以名狀的哀愁。印象派畫家描摹“靜寂”,每每是風和日麗,歡愉甜美,一點愁苦情緒都不見,而在這個俄國人的筆下,山水草木皆悲吟,這悲卻不是捶胸頓足的,而是壓抑隱忍的,宛若畫中那一片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涌動的海。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