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英倫漫話/“審判”文學經典\江恒

      2021-12-09 04:29:1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小說《殺死一只知更鳥》于一九六二年被改編為同名電影。/劇照

        提起十九世紀英國作家史蒂文森,相信大家并不陌生,他的《金銀島》、《化身博士》等小說可謂伴隨無數人成長的經典兒童讀物,可如果有一天,說這些文學作品是兒童不宜,你會作何感想?

        自去年以來,英國部分地區的一些中小學校陸續把史蒂文森的作品從課本中刪去,理由是其中的部分內容過于暴力和血腥,甚至連愛丁堡大學這樣的高等學府,也將他的小說《綁架》貼上警告的標簽。對于這本基于真人真事改編而成的作品,警告語中提到,書中包含對謀殺、死亡、家庭背叛和綁架等細節的描述,容易引起人的不安和反感。

        遭受同等待遇的還有其他著名英國作家。比如大文豪莎士比亞,愛丁堡大學警告他的戲劇《凱撒大帝》中具有性別歧視態度和謀殺情節,小說《仲夏夜之夢》包含階級歧視、厭女癥以及精神暴力等問題;劍橋大學則警告他的作品《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和《錯中錯》涉及了性暴力和性攻擊等內容。狄更斯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的小說《雙城記》也被警告,稱書中以斷頭臺為特色,包含暴力、處決和死亡的場景。以描寫愛情著稱的簡.奧斯汀的小說《勸導》亦被警告,指書中有將拿破侖戰爭中的軍事行為浪漫化的嫌疑。

        就連外國作家也不能幸免。美國作家哈珀.李的小說《殺死一只知更鳥》(又譯:《梅岡城故事》)被蘇格蘭一所中學從必讀的書目中刪去,這本榮獲普立茲獎并且備受西方推崇的名著,被形容在敘事上是宣揚“白人救世主”,書中具有貶義傾向的“黑鬼”(Nigger)一詞出現超過四十次,帶有明顯的種族歧視色彩。同樣被移出中學教材的還有另一位美國作家約翰.斯坦貝克,他的講述上世紀大蕭條時期社會底層人物悲劇命運的小說《人鼠之間》,也被冠以語言粗鄙、帶有攻擊性和種族主義傾向,校方認為這本書對黑人的描寫早已過時。

        實際情況遠不止如此,以愛丁堡大學為例,校方對應予警告的文學作品拉了一份長長的清單,列出了其認為可能冒犯或對學生有害的話題,包括分娩、墮胎和流產,描繪貧困、權利和階級主義,褻瀆神靈的場景,以及通奸、血液、酒精和藥物濫用等等,內容可謂包羅萬象。用該校一位老師的話說,若按此標準,到圖書館的架子上隨便翻一翻文學名著,差不多都能貼上警告標簽。

        為什么這些引人入勝、世代流傳的文學經典,一夜之間都遭到了“審判”?究竟是我們過去對作品的標準太低了,還是如今的標準變得太高了?實際上要取決于你從哪個角度去看,因為從不同的角度出發,會得到不同的答案。

        對于那些持批判立場并支持與時俱進的人來講,對所謂過時或含有糟粕的作品提出警告無可厚非。就英語文學而言,客觀上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之前,不論從早期的莎士比亞,到中時期的簡.奧斯汀、艾略特,還是二十世紀的海明威、菲茨杰拉德等,知名作家幾乎毫無例外是白人,他們的創作也呈現鮮明“白人至上”特點。正是由于作者持有白人主體意識,他們往往從白人的視角切入并進行內容敘事,作品也無可避免地帶有種族、階級優越感。因此有英國學校在封禁一些文學作品的同時,也將另一些現代作品加入書單,像美國黑人女作家安吉.托馬斯講述白人警察槍殺黑人的小說《你給予的仇恨》,目的就是讓學生更多地了解白人以外的其他文學類型,傾聽不同的聲音。

        但在那些主張理性分析的人眼中,文學作品都有特定的時代背景,因此貼上標簽是矯枉過正。正如著名翻譯家李繼宏所說,任何一個作家在創作時都不可能脫離自己所處的社會,包括哈珀.李在寫《殺死一只知更鳥》時,正值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種族歧視極嚴重時期,因此他不可能擺脫那個時代。英國學者威爾.崗帕茲也提到莎士比亞的劇作,那些對謀殺、種族主義、性別歧視、背叛和戰爭等題材的探索,恰恰體現了莎翁思想的深邃,這也是為什么在當今一個文化潮流變幻莫測的時代,其文學作品仍在世界各地經久不衰。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教授盧瑟提出一個更有趣的看法,他指出有些小說包含種族色彩是由于時代的局限性,比如從簡.奧斯汀大量的信件中可以發現,她提到喜歡知名白人廢奴主義者克拉克森的著作,可以得知她閱讀并關心種族及種族不公的問題,因此將作品貼上警告標簽有失客觀公允。

        至于那些保持中立的人,就認為應該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例如蘇格蘭利伯頓高中校長斯蒂芬就支持根除白人至上主義和種族主義,也主張兼容并蓄和多元化,他認為課本中完全可以保留《殺死一只知更鳥》和《人鼠之間》,作為分析“白人文學”的案例,以幫助學生進行獨立思考和判斷。

        當然我們還不能忽略另一個重要背景,那就是二○二○年美國弗洛伊德案所引發的全球范圍風起云涌的黑人維權運動,迅速蔓延到文化領域,一時間反白人至上和去殖民化成為時代主流,劍橋大學計劃調整英國文學課程和閱讀書單,納入更多黑人與少數族裔的作家便是典型的體現,相信未來圍繞文學的相關討論還會持續。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