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HK人與事/夢 伴\余亦非

      2021-12-09 04:29:1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初冬假日午后,陽光溫暖小島。約上兩三友人,閒坐路邊cafe,藍天白云,咖啡奶茶,天南地北聊聊天。

        近日一套講述生長在香港的一位女藝人的傳奇電影,在香港及內地票房不俗,叫座又叫好,成為城中熱議。梅艷芳,一位誕生于上世紀的香港歌星,逝世近二十年后,又“回到”大家的生活圈中。她一生的經歷伴隨著在演藝圈的高峰低谷,當然還有無數首經典金曲及MV,再一次浮現眼前,迴蕩耳邊。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梅艷芳通過參加由華星娛樂及無綫電視舉辦的首屆新秀歌唱大賽獲取冠軍而晉身娛樂圈。事實上在獲獎之前,她已經是一位富有豐富現場演出經驗,身經百戰之歌廳及游樂場駐場歌手。她同姐姐梅愛芳很小棄學從藝,小小年紀“跑慣碼頭”,為生計而打拼。

        正式進入娛樂圈后,獲得公司賞識,伯樂栽培,華星公司黎小田及劉培基等傾力為其度身定制多首名曲及打造百變形象。當時香港適逢娛樂全盛期,有很多本地創作歌曲,也有一些是由歐美日韓引進,再譜上粵語歌詞的歌曲。梅艷芳初出道是以演唱徐小鳳的名曲而一炮而紅,到了簽約無綫電視時,當年由三浦友和及山口百惠主演的日本電視劇《赤的疑惑》、《赤的沖擊》在無綫熱播,她便憑主唱改編之粵語主題曲,一出道便走紅。緊接著推出的金曲《壞女孩》、《夢伴》、《蔓珠莎華》等將事業推上一個高峰。其中《夢伴》便是筆者那一代人最喜歡的一首歌,它改編自八十年代日本偶像歌手近藤真彥的名曲,由本港年輕填詞人林敏聰填寫粵語歌詞。歌曲節奏輕松明快,加上阿梅獨特的嗓音,嶄新的臺風,此曲頃刻街知巷聞,年終更贏得不少獎項。

        梅艷芳接著更歌而優則影,憑借著天賦及自身加倍的努力,在銀色熒幕上也創出一番驕人成績。在《緣分》、《似水流年》及《胭脂扣》等本港出品的電影中,屢獲殊榮,更在港臺金像獎摘下影后美譽。

        在娛樂圈名成利就之同時,也為“梅姐”在生活及情感上帶來極大壓力是非及困惑。江湖恩怨風雨遙,娛樂浮沉情難了。盡管如此,她仍不失為一位義薄云天,重情輕利之香港女兒。在家庭內,孝順奉養并不太疼錫她的老母親。在社會上,以演藝人協會會長及個人名義成立多個基金會,幫助社會弱小大眾。在幾次內地發生天災之時,不忘中華兒女之根,牢記黃河母愛之情,四海一家,萬里同心,鼎力捐助。

        但是,令人甚為惋惜的是長期歌影視三棲的演藝生涯,奔波勞累,日夜顛倒。同時更全心全力投入協會、基金會等會務工作的開拓發展中,令其在患上家族遺傳性癌癥疾病后,并沒有得到及時醫治。于二○○三年年底四十年歲便英年早逝。其時令到社會大眾及廣大歌迷影迷為之心碎,夢中伴友曲終人去。

        在最后的告別儀式上,梅艷芳的家人選擇了以佛教“往生淨土”作為大奠之禮。所謂塵歸塵,土歸土……當飛花四散,煙灰熄滅,千帆駛過,百鳥歸盡之后,心中夢伴,孤身走我路。一代巨星乍然隕落,神傷之處非言能喻。飛躍舞臺的壞女孩如今悄然離去,在蒙朧夜雨里,眾人以淚相送。無奈相憶時,仍然迴蕩著夕陽之歌,似是故人來。四十載春秋,似水流年,萬千種風韻,情歸何處?

        我從哪里來?將往哪里去?塵世的一切相信必定是一早注定的,只不過在未來到之時,我輩凡人不得臆料罷了。天意弄人,命運的安排往往是出人意表的,同時也叫人不知所措。正因如此,請好好珍惜身邊的人、事和物,當然還有與他們共處的每個短暫一刻。

        淺嘗一口咖啡,放下手中的杯子,大家都覺得致敬那回不去的美好年代最好的方式便是從容邁向新一天。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