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小公園 > 正文

      ?人與歲月/改編不了的小說\凡心

      2021-12-08 04:26:5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電影《第一爐香》的導演許鞍華是我喜歡、尊敬的;編劇、攝影、美指、音樂等主創亦都是有頭有臉的藝術家,但投資一點五億人民幣的電影只收回六千多萬。不叫座?叫個“好”也行啊,可惜也不大叫好。

        觀眾到影院,除極少人是為向偶像膜拜,或琢磨哲理,大多數人是為了從影片中得到情感宣泄,希望歡喜一場,緊張一場,濫發一場同情心,為人物的命運下一場淚。受眾無一可擺脫接受藝術的這種規律,雖然他們進場前從未清晰意識到這一點。

        兩個多小時的《第一爐香》,沒有一個人物值得觀眾喜愛、擔心、同情、下淚、遺憾、嘲諷、厭惡、憎恨,觀眾找不到一個可宣泄情感的熱點,全程都在看富人與聚會的顯擺氛圍,看人與人之間心思的猜疑、互懟、較量。這倒應合了張愛玲一貫冷冷看人生的姿態。

        坦白說,張愛玲的小說中并未有,或說很少有同情心,主題大都離不開她令人頭麻的一句冷語:“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子,上面爬滿了虱子?!彼男≌f極少甚至沒有暖人的溫度與希望,有的是她來自原生家庭對人與人生的失望,偏執的孤傲感,稀缺的憐憫心。她小說的黑暗人性、陰冷心理及晦澀氛圍,成功地代言了某種人生。她的成功是通過個性化、富有才華的文字系統實現的。

        《第一爐香》的小說,言情狀物、心理活動及氛圍描述,都常見張愛玲式的詞句,但這些都難以改用鏡頭敘述。

        我覺得并非任何好小說都能改編成好電影。以文體見長的小說,改編成電影后多失去了原小說由文字造出的魅力。張愛玲小說改編的電影,盡管出盡了財力與人馬,卻依然難以討好,就因她的小說真是由文字構思,而非由鏡頭敘述的。能改成電影的,多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小說。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