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小公園 > 正文

      ?食色/鰻魚雜燴粥\判答

      2021-12-09 04:29:3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就算是痛愛鰻魚的人,也很少能懂小津安二郎的情感。就算天天吃鰻魚飯都不膩的人,也難以明白鰻魚雜燴粥在這圈中的特殊地位。

        只要是讀過《美食手帖》這本書的人,到了京都三十三間堂附近,都會恍然大悟:“這就是傳說中的雜燴粥??!”繼而再感慨一句“這就是傳說中的草鞋屋??!”講真,“草鞋屋”這個名字,跟鰻魚半毛錢關系都沒有,但又有什么辦法呢?偏偏它就是做出了讓當地人都如雷貫耳、虎軀一震的鰻魚料理。要怪,就得怪當年豐臣秀吉非要在這里脫下草鞋休息一程,此后別管新人舊人,統統只識“草鞋屋”。

        跟很多老字號料亭一樣,草鞋屋也是茶屋起家,即便是現在的門面也仍舊樸實無華。真正讓它名聲大噪的,是時任女主人在昭和時代烹飪出的那一道雜燴粥。原本平平無奇的一鍋粥,加入了烤鰻魚、牛蒡、人參、香菇和年糕,最后再拿顆雞蛋一劃,鰻魚界的“傳奇號”就此誕生了。在草鞋屋,老板永遠是不急不躁,慢慢端上這份粥。切成條的鰻魚片在米粒的包裹下真正實現了口感自由。有別于任何其他呈現形式,不浮夸不腥甜,孜孜不倦地演繹著自己的另類人生,緊緊拉住周圍配料們的手,同時還保有鮮、嫩,和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溫柔。就連平時對鰻魚最抗拒的人,都會一口吃下去,接著又一口跟上來。那個時刻,享受就對了。在呼口氣都成霧的冬天里,朋友吞云吐霧地說,以后再也不會“黑嘴”鰻魚了,這是對牠的冒犯。

        可我卻在想,“冒犯”牠的人,應該到現在也不在少數吧。雖然不能說是偏見,但在蘿卜白菜各有所愛的規則下,大概率是蒙住了眼,而沒有看到在牠身上還有這樣一枚閃閃發亮的勛章。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