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大學之道/印鈔鼓勵生育可行嗎?\智本社社長 清和

      2022-01-14 04:24:57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中國面臨低生育、老齡化的挑戰,也面臨高泡沫、高債務的風險,解決任何一種難題都不能光靠印鈔。

        本周內地經濟學家任澤平宣布找到了解決低生育的辦法。他建議,央行印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來建立生育基金,提供生育家庭現金補貼、個稅抵扣、幼讬補助等,預計這筆錢在未來十年內將鼓勵多生5000萬個孩子。任澤平的觀點引發業界不小的爭議,該怎么看待這個觀點?

        中國正在面臨嚴峻的低生育老齡化的挑戰。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當前的總和生育率僅為1.3。這個數據低于正常的“人口更替”水平2.1,低于“高度敏感警戒線”1.5,低于世界平均總和生育率2.41,低于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平均水平1.9和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1.6,甚至低于日本水平1.34。按照人口學的說法,中國與日本一樣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家庭福利確有不足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中國統計年鑒2021》顯示,2020年人口自然增長率(出生率-死亡率)為1.45‰,創下歷史最低值。根據一些地方公布的上半年人口出生數據推算,中國人口負增長將提前到來。

        如何解決低生育老齡化的難題?低生育老齡化是當今世界面臨的共同挑戰。中國的情況更加嚴峻和緊迫。正如任澤平所言:“老齡化比其他國家更快,少子化比其他國家更低?!敝袊惨庾R到這一問題的嚴重性,近些年調整了生育政策,接連開放二胎、三胎,延長生育假期,并且出臺一些措施鼓勵生育。任澤平的建議則更加激進,他主張央行多印2萬億元來建立生育基金,降低家庭生育成本,刺激具有較強生育意愿的75后、80后生孩子。

        然而,批評者認為,靠印錢不僅無法提振生育,還會引發通貨膨脹,剝奪普通家庭財富。內地財經KOL(意見領袖)幾乎一夜之間站在凱恩斯主義的對立面,宛如古典自由主義春風拂面。任澤平回應稱:“這個建議不是臨時起意,是經過長年的研究探索和國際經驗比較得出來的,是經過科學論證的。鼓勵生育基金,印錢生娃,初聽很勁爆,細想很有道理?!?/p>

        “印錢生娃”的巨大爭議聲,掩蓋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生育基金引出了家庭福利的議題。中國沒有生育基金,政府在家庭福利開支方面的比例非常低。任澤平的研究發現,2015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OECD)的家庭福利開支與GDP的比例平均約為2.4%,并且家庭福利開支占比越高的國家,生育水平越高。冰島2015年家庭福利開支占比為3.4%,2017年總和生育率為1.71;而韓國家庭福利開支占比為1.4%,2017年總和生育率為1.05。在中國的財政支出統計口徑中,沒有家庭福利開支的統計口徑,缺乏具體數據。中國是在2018年新個稅改革時將3歲及以上子女的教育費用納入稅前抵扣范圍,金額為固定1000元/孩/月。

        再看一組具體數據:幼兒入讬率。2017年OECD國家大部分0-2歲入讬率在10%-60%之間,平均為34.2%。根據騰訊教育《0-3歲兒童讬育服務行業白皮書》,中國0-3歲嬰幼兒在各類讬育機構的入讬率僅為4.1%,隔代照料非常普遍。

        歐美國家在二戰后開始建立成為一個福利國家。公共福利投入的主要對象是家庭。從生育、教育、住房到養老,政府給普通家庭提供大規模的福利;家庭福利開支也成為政府財政的主要支出。過去幾十年,中國政府實施功能財政,大量財政投入基建和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相關支出(徵地、拆遷補償等),家庭福利開支比例很低。教育、社保和醫療的支出更多在公共建設上,直接補貼到普通家庭的不多?! ?/p>

        先不討論生育基金能否提振生育率,也不討論政府財政從哪里來,單從家庭福利占比來說,中國需要加大家庭福利的投入。尤其是當前,中國社會正在加速老齡化、少子化,需要把財政開支的重點從過剩的基建和泡沫化的房地產領域轉向生育、教育、醫療、養老等家庭福利上。

        最近,國務院公布的《“十四五”公共服務規劃》提出了下一個五年的民生建設目標。例如,計劃到2025年,每千人口擁有三歲以下嬰幼兒讬位數從2020年的1.8個提升到2025年的4.5個;養老機構護理型床位占比從2020年的38%提高到2020年的55%。

        擴張債務空間有限

        另一方面,政府需要考慮的問題是:錢從哪里來?如今,中國地方財政吃緊,債務隱患重重,稅收和土地財政擴張的可能性很小。家庭生育基金、養老基金、教育基金的大規模資金能否僅靠央行印鈔?

        任澤平的主張是央行多印2萬億元,中央財政通過發債來融資。他的解釋是,過去十年央行印的錢流入房地產刺激了房價上漲,如今高房價成為了生育最主要的障礙,因此建議未來十年印兩萬億補貼家庭生育,降低高房價導致的生育成本,扭轉生育下降的勢頭。

        上述想法,就像是用一個魔法打敗另外一個魔法,前一個魔法是房地產貨幣化,后一個魔法是家庭福利貨幣化。這種做法是否可行?

        在過去十多年的貨幣大潮時代,美國印發了大量的貨幣流入金融市場,推動資產價格暴漲;日本印發了大量的貨幣流入家庭福利和養老領域,推動政府債務膨脹;中國印發了大量的貨幣流入房地產和基建,推動房地產價格大漲。如果還要超發貨幣,如果還要增加財政刺激,是繼續投入到房地產和基建中,還是發給普通家庭,尤其是生育二胎三胎的普通家庭?

        日本曾經試圖通過央行印鈔、政府借債的方式走出低生育陷阱。1990年泡沫危機后,日本社會加速老齡化。2020年,日本65歲及以上的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已經超過28%,屬于深度老齡化國家。日本社會保障完善,福利水平高。養老保險中,最基礎的是國民年金。從2017年開始,參保者每個月需繳納1.69萬日圓,國家財政會負擔另外一半的費用。但這也導致日本社會保障開支持續擴大,日本人均社保支出在過去十五年內增加了50%,其中老齡化相關支出占比從1975年的33%提升到2015年的68%。

        如今,社會保障支出已經成為日本政府財政支出的大頭。在2021年預算案中,日本用于社會保障的支出為35.8萬億日圓,占當年政府總支出的33.6%,除去債務相關支出和再分配支出后,占政府一般開支超過50%,這為日本政府帶來巨大的財政負擔。日本政府只能通過大規模借債來維持大規模支出的養老金。2001年日本央行開始實施量化寬松政策,大規模收購國債,日本政府通過發行國債給養老金融資。如今日本政府負債率超過200%,是全球負債規模最大的國家,日本央行是日本政府最大的債權人。

        其實,試圖用一個魔法打敗另外一個魔法,最終所有的魔法都會失靈,所有的魔法演變為通脹災難和債務危機。過去十年,超發貨幣流入房地產吹起了巨大的資產泡沫;未來十年,如果超發貨幣流入家庭,也會在消費品市場中吹起通脹泡沫。一個個魔法制造了一個個泡沫,最終泡沫崩潰,一切化為烏有。

        全球經濟日本化的同時,也有部分國家走上了拉美化的道路,貨幣擴張和過度借債的國家在美聯儲緊縮周期時出現債務危機。2022年,美聯儲將加息,全球貨幣政策走向緊縮,中國央行降息的窗口期正在縮窄,政府擴張債務的空間非常有限。更須警惕的是,中國地方債務和房地產泡沫在緊縮周期是否會爆發系統性風險。

        經濟發展不能靠債務魔術,而是建立在真實的儲蓄和有效的供給之上。未來,中國面臨低生育、老齡化的挑戰,也面臨高泡沫、高債務的風險,解決任何一種難題都不能靠印鈔。

        低生育、老齡化本身不是問題,問題關鍵在于生育與養老被扭曲──少生未優育、人老未富有。筆者的建議是:一、減稅讓利,激活市場,切實增加家庭收入;二、減少公共政策對市場價格的扭曲,讓房價自由回落,打破公共教育與私人房產的勾聯,降低生育與教育成本;三、節省財政支出,控制債務規模,把節省下來的錢投入到家庭福利中,提高住房、生育、醫療、養老及公共教育的福利水平及公平度。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