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實話世經/中國宏觀政策的穩與進\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程實

      2022-01-15 04:25:11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睆男蝿菅莼淖钚聞討B來看,全球經濟失速的短期風險正變得日益顯著,唯有“穩字當頭”才能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奠定物質基礎。與此同時,全要素生產率的提振和全球價值鏈上的地位攀升也需要提前謀劃、先期布局、穩中有進才能為可持續發展創造有利條件。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宏觀政策更需要審時度勢、與時俱進,唯有在不確定性叢生的背景下統一思想、在道阻且長的過程中有所作為,才能于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

        中國經濟發展正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

        首先,需求收縮正體現在內外兩個維度。從外部看,全球疫情防控一波三折,全球經濟增長正在全面減速,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新預測,2022年全球經濟增速恐將從2021年的5.9%下降到4.9%,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速也將從5.2%和6.4%降至4.5%和5.1%;從內部看,中國經濟的消費、投資和出口三大增長引擎均面臨增速下行壓力,疫情在部分區域出現反復跡象,生產消費的突然熔斷造成了不可忽視的負面影響,房地產市場調整給投資帶來一定拖累,而隨著全球復工復產的有序推進,全球供應鏈對中國的絕對依賴也出現回落跡象。

        其次,供給沖擊從生產側抑制產能釋放,從增長側帶來經濟損失。新冠疫情疊加自然災害和能源短缺,使得全球正經歷過去六十年來第三大供給沖擊,而中國作為連續十一年全球第一的制造業大國,受到明顯影響,我們采用可計算動態均衡(CGE)模型,研究了電價變動對電力行業以及經濟增速的具體傳導沖擊,測算結果顯示,當電價提高10%至15%時,供給沖擊將拖累中國經濟增速0.2至0.25個百分點。

        再次,預期弱化既削弱了實體經濟信心,又引致金融市場過度波動。受一系列因素的綜合影響,中資美元債市場大幅走弱,中概股持續承壓,對房地產市場平穩發展和中國企業走出去帶來挑戰。面對三重壓力,守住“六穩”和“六?!钡拙€可謂迫在眉睫,穩字當頭勢在必然。

        中國政策行動將具有三個關鍵特征:

        一是宏觀政策更加注重整體搭配、有效配合。政策分工更加明確,需求側政策主要發力于?!胺€”,通過擴大政府支出和保障民生需求引導實體恢復,避免“滯”的壓力失控,通過松緊適度、精準滴灌的貨幣政策維持金融系統穩健,在控制“脹”的同時,避免實體經濟失血;供給側政策主要發力于求“進”,引領中國經濟結構平穩換擋,從外需主導向內需引領換擋,從傳統經濟向數字經濟換擋,從規模增長向質量發展換擋。

        二是宏觀政策更加注重發力靠前、重心下沉??紤]到疫情后中國宏觀杠桿率保持穩定且央行資產負債表的膨脹幅度明顯低于發達國家,中國政策的發力空間相對充足,具備提前發力、主動引導實體經濟提速增質的可行性;考慮到新冠疫情對微觀群體的沖擊具有不對稱性,即對中小微企業的負面影響大于大型企業,中國政策提前發力、重心向小微傾斜也具有現實緊迫性。

        三是宏觀政策更加注重預期管理、市場溝通。中國政策層對人民所想、市場所慮都進行了坦誠回應,在共同富裕政策、互聯網反壟斷、房地產市場發展、金融開放選擇、資本市場改革、分配制度優化等重要問題上,政策層既講清楚了政策邏輯,又展示了政策路徑,這對全球市場理性認知中國不無裨益。

        宏觀調控將以“積極財政政策+靈活貨幣政策+高效結構性政策”為主要內容。財政政策有望加力,通過刺激基建投資增長來幫助經濟增長動能的自然轉換,進而為守住增長底線創造條件;靈活的貨幣政策則將“以我為主、穩字當頭”,保持“松緊適度”,基準利率和流動性總閘口不鬆,防止通脹壓力持續自我強化,降準政策和普惠金融政策不緊,繼續為受供給沖擊影響較大的中小微企業有效輸血;結構性政策則通過鄉村振興、反壟斷、稅收優化、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等不同路徑促進效率和公平的協同,夯實經濟復甦的產業基礎、行業基礎、環境基礎和民生基礎。此外,中國將更重視跨周期框架下宏觀政策對經濟運行的影響,考慮釋放中長期政策空間和維護經濟長期的穩定性,這意味著在跨周期政策框架下傳統宏觀政策放松時不會過鬆,收緊時不會過緊。

        長期來看,中國一系列政策變化都圍繞著“公平正義”的核心要義,公平兼顧所有人福利最大化、弱勢群體最大化和機會均等,正義則包含人民標尺、科技至上和人類大同三重內涵,在共同富裕、雙循環、碳達峰、碳中和等新發展理念的引導下,中國經濟有望于減速增質的過程中行穩致遠。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