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商業 > 正文

      至美資本創始合伙人任東林:服務型FA模式將成為主流

      2021-12-09 17:55:07大公網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至美資本創始合伙人,任東林

        內卷,一個被過度解讀的網絡流行語。

        “行業現在太內卷了”,創投界不乏聽到這樣感慨的聲音,讓人不禁感慨“內卷”這個詞太內卷了。白話解釋,無非是在系統資源不增加的條件下,競爭加劇了;而另一種可能,則是原系統內的生產力或者生產關系落后了。

        FA行業內卷現象在加速加劇,不少中小FA為了簽單開始打價格戰,大品牌FA被倒逼防御收縮,甚至劣幣開始驅逐良幣了。這種現狀,就像一個池塘,原本大家還算體面地共存、有序地競爭,因為環境變化,有一天來了一個外來物種,它盡力偽裝著自己并全然遵循另類的基因法則恣意蔓延枝蔓,本來都是為了生存,但池塘可能被“湮滅”。為了對抗這種零和博弈的結果,可能有兩種辦法,一種是讓系統居民都能立刻識別外來物種阻斷感染,另一種是用自我進化完成對外來物種的降維打擊。群眾對FA的普遍印象一般是撮合交易、拉郎配、交換高級人脈的信息販賣者,甚至FA的服務對象--不少創業者和投資人也這么看待這個群體。高大上的投行到了這里,怎么“不香”了?FA是怎么進化和變異的?為了對抗內卷,FA行業將走向何方?粗盤點一下,不難得出一條大致明晰的線索。

        2005年前后,由一群從華爾街回來的中國投資銀行家們創立的的中國初代FA開始在一級市場嶄露頭角,好似與中國最老牌的美元VC們擊了個掌同時登場,他們用前瞻的眼光、先進的方法和創新的魄力投身中國第一波創投生態圈,共同締造了無數經典投資案例。BAT背后有他們的功勞,一大筐跳動的股票代碼閃爍他們的價值。那是個草原水土豐茂的時代,也是投行精英小圈子的黃金時代。

        10年后,移動互聯網、ToC模式和人民幣本土VC/PE的崛起共同催生了二代FA, TMD、“蔚小理”都是他們的朋友甚至戰友。二代FA大都師出初代開拓者,他們對模式有很好的傳承,但是更加勤奮、接地氣,迅速把FA這個新興行業做大、做出名了。當關注度和市場規模效應開始發威,FA迅速“平民化”。據創投行業數據庫統計,2021年全國在營業FA機構超過500家,FA專職從業人員數千人。這些專業、資質、背景多樣的從業者們,像蜜蜂一樣整日不知疲倦地辛勤工作,傳遞信息、傳播花粉,他們是信息的搬運工,創投界的快遞小哥。這是群雄并起、先進生產力本土化的高速擴張期,更是人才紅利大爆發的白銀時代。

        FA是一個高能耗、低IRR、勞動密集型產業,圖釘型組織,頭部顧問服務頭部企業和頭部機構,嚴重依賴人力和人性,因此也特別有藝術性。FA還有一個正式的優雅名稱叫“精品投行”,精品化與規?;g,實際可能一直存在著某個邊際效應點。

        2019年,已經從VC轉型FA的任東林一次與某頭部VC創始人交流工作,談FA的價值,任東林被該投資人的一句話打到--FA是門古老的生意且會永遠存在,FA的商業模式也不大可能有本質的改變。一個簡單的想法誕生了--這是門好生意,但我們應該做點不一樣的事情。2020年,疫情改變了一切,任東林索性把工作的重心放在行業研究上,體驗了許多新的科技產品、新模式、新工具,這個過程被他比作是進行化學實驗。任東林想得出一條結論:FA的價值本質是什么?

        FA的本職工作應該是完成融資方和投資方之間的價值傳遞,其身份應該是價值兩端的翻譯官兼信息官。以信息不對稱掙錢的時代早已結束,如何更好地消除認知不對稱才是FA創造價值之地。尤其在科技投資盛行的當下,在向ToB思維和數智化轉型的創變期,甚至在中長期--比如一個10年的周期里,創業者和投資人都要打造高效學習型組織,運用數智化工具,而FA應該有能力幫助他們更好地學習,使他們的投融資工作降本增效。

        近期也有行業KOL分享觀點,認為“在一級市場,不論是FA,還是投資人,或是LP,本質上來講所有人最多只能做價值的發現者和放大者,但做不了創造者。”對此,任東林有不同的觀點。任東林認為,錨定同一問題探討,關于價值,如果僅著眼于資本及資本化工具,似是無法做創造者,因為生產工具被事先做了限定,但在這個創業、投資和服務的三級生態系統中,在價值對象從0到X的生長周期里,生產工具是多樣的,其相互作用力即生產關系也應是多模態的。FA在中國之激蕩15年,其商業模式始終圍繞“交易式”,其角色始終緊抱“撮合者”,其中最長青、最成功者還是回歸了投行的本質--“牌照類”業務,亦或穿行至“撮而優則投”。“從服務商的角度出發,FA可以拓寬自己的邊際價值,進而創造新的生產力價值”,任東林認為,服務型FA將成為主流。

        賦能,是二代FA對自身進化的積極探索;賦能之于機構的投后管理,本應異曲同工、相得益彰。但賦能之路,亦是高手對抗內卷之路,斷無捷徑可言。FA+CFO,FA+研究,FA+咨詢,FA+培訓,在商業入口這里,FA可謂是孜孜以求地解鎖、外掛各種技能,同時跨界者們也紛至登臺打擂。究其原因,還是“融資”這件事是企業的剛需,特別剛;而“投資”這件事也是資本的剛需,特別需。但,凡是跨界必會遭遇紙上談兵、水土不服的“負反饋”階段,迭代能力和熵減程度就成為市場對模式的檢驗標準,客戶買不買單是最真實的反饋,不要騙自己。

        為了給客戶帶來切實的價值,至美資本運用創新的模式和數智化技術手段,重塑了FA的服務流程,用可量化的指標、可學習的模型、可視化的數據幫助企業更清晰、更準確地認知自己,幫助投資人更敏捷地去偽存真,通過開源和利他使得私募股權投融資兩端的工作效率大為提升、認知成本有效降低。“我們的目標是把非結構化的數據納入模型里,讓數據能更聰明地還原真實,讓人去做藝術性更強的工作,這在2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但在未來3-5年內,數據智能將徹底改造金融服務業”,任東林滿懷憧憬地說,“我們的理想是推動創投行業本身的進步”。

        凡是存在,皆可創造。FA之在創投,是在舞池邊彈奏鋼琴的藝術家,FA之在中國,還有更重要的使命和價值去挖掘。FA不但應該堅持為企業和資本做更深的投融資專業服務,更可以在服務邊界上持續開拓。把專業技能提煉為簡單、高效的產品和服務,是任東林創立至美資本的初衷,也是他追求至真、至美的創業理念。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