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內地 > 正文

      80后海歸別出芯材填補國產空白 打破美國壟斷

      2021-11-24 04:26:58大公報 作者:趙臣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合肥安德科銘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汪穹宇。\網絡圖片

        高純原子層沉積(ALD)前驅體材料是芯片制造過程中最重要的電子化學品之一。因前驅體材料研發投入大、技術門檻高,此前內地尚未有一家能夠提供該材料及應用整合方案的團隊,內地企業長期以來對該材料的需求也一直依賴進口,受制于歐美壟斷。合肥安德科銘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80后”海歸汪穹宇和他的海歸創始團隊經過三年多的努力,自主研發出80多種適用于半導體、新能源、光伏等領域的前驅體材料,不僅填補了內地在該領域的空白,一些創新材料更達到或趕超國際先進標準。汪穹宇表示,目前公司產品已幫助內地多家半導體行業巨頭實現前驅體材料的國產化替代,助力企業解決材料進口受限難題。

        在汪穹宇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經開區的辦公室內,看到了很多前驅體材料應用樣本,這是汪穹宇團隊創業三年多成果的濃縮。創業以來,汪穹宇每天從早上八點多工作到晚上十點,幾乎全年無休。為了盡早滿足客戶對材料量產的需求,近一年來,汪穹宇更在安徽合肥市與銅陵市兩地奔波,在銅陵市建設內地第一條薄膜沉積前驅體材料產品生產線。“這是一條全部由團隊自主研發的生產線,計劃今年11月底正式投產。”汪穹宇介紹,投產后將逐步打破國內前驅體材料自主供應短缺的窘況。

        攻克難關 提取高純度原料

        生于1984年的汪穹宇,在美國半導體領域工作多年,曾負責美國NASA,能源部ARPA-E等材料研發項目。2018年,美國制裁中興事件讓中國半導體產業意識到,芯片等產業鏈核心技術的自主研發,迫在眉睫。其間,熟悉化學材料的汪穹宇了解到,半導體前驅體材料的研發在內地一直處于空白,且市場需求量大。“由于門檻太高,內地一直沒有一個成熟的團隊能夠進行前驅體材料的自主研發、生產和推廣,將來一定會有人做,那么為什么不是我們來做,我們能把它做得更快更好。”幾經商討,汪穹宇決定與同在美國從事半導體前驅體化合物研究的校友李建恒博士回國創業。

        前驅體材料研發的技術壁壘很高,要求研發人員不僅要熟悉芯片制造領域,能根據客戶需求提供所需功能材料,同時還需要以較高的純度將材料合成出來,通過專業的技術檢測后,配以專門的存儲設備和運輸方式最后提供給客戶。由于內地在該領域的技術空白,因此每個環節的難題都需要團隊逐個攻克。其中,提高化學材料純度是材料研發過程中最大的難點。汪穹宇介紹,化學材料中都存在一些共生元素,理論上無法去除,為了實現材料純度達到99.999%的要求,團隊成員連續加班,幾乎每天的工作時間都在十多個小時,不斷嘗試通過改變溫度、填料等各種方式進行提純。最終團隊在2019年底實現了材料提純目標。對于這個純度,團隊仍不滿足,經過持續攻關,2020年上半年,團隊突破了該材料99.9999%的純度難關。

        目前,汪穹宇團隊已自主研發出80多種前驅體材料,有20多種材料可實現產業化生產,有約6種材料可實現內地純國產化替代。而且,團隊研發材料中還有六十多種材料是為下一代產品做技術積累,可以配合客戶進行新一代半導體產品的技術研發。汪穹宇亦十分注重相關專利的申請,他介紹,目前團隊已經申請專利有20多個,從材料的合成到應用,專利覆蓋全功能鏈。汪穹宇團隊也成為了內地第一支能夠提供電子級ALD(原子層沉積)前驅體材料及應用整合方案的團隊。

        自主設計生產線 成本降七成

        2020年9月,安德科銘位于銅陵市的國內第一條薄膜沉積前驅體材料生產線正式開工建設。汪穹宇介紹,這條生產線建成后,20多種前驅體材料將實現量產,不僅可以打破內地前驅體材料供應過度依賴國外進口的局面,還能讓企業擁有更多相關材料的國產化選擇。

        然而,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鑒,沒有其他技術來源可以參考,整條生產線從技術根基到產線設計,到設備選型,再到廠房的規劃等,都只能靠汪穹宇團隊自主解決。他透露,曾有業界朋友幫他推薦海外資源,可以直接引進完整的海外生產線。“幾經考慮,我們還是放棄了。”汪穹宇介紹,海外生產線的內部邏輯我們完全不懂,也無法根據自身產品生產需求進行更改,并且很多因素不可控,長遠看是非常不劃算的,只有自主研發的生產線才能做到每一步都在可控范圍內。

        為此,汪穹宇帶著團隊從最基礎的產能定位、項目規劃、與供應商的協商開始,在不斷磨合的過程中,研發部門與工程團隊通過不斷交流并充分反饋,在摸索中前進,在不斷的試錯中完成。為了盡快投產,快速搶占市場,團隊各成員可謂一人身兼多職,最后僅用短短14個月的時間,就基本完成了生產線的建設。“原來依靠進口需要花費30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生產線,我們最后通過自主設計只用了不到1000萬元。”汪穹宇介紹,生產線投產后,預計年銷售收入將超6億元。

        唯才是用 建立敬業團隊

        安德科銘的研發團隊現有20多人,人員涵蓋材料研發、工藝開發、測試檢驗等多個方面,且大部分研發人員的年齡在30歲到40歲之間,不僅干勁十足,亦能很好接受創新思維。談到研發團隊的組建,汪穹宇表示,其實一開始的人員招聘并不順利。“由于以前在國外工作時,周圍都是高學歷、名校畢業且有行業經驗的人才,所以最初招聘時也會有較高的要求,但是回國后發現這個行業的空白造成這樣的招聘需求有很大的局限性。”后來汪穹宇不再拘泥于條條框框,只要是產業相關或是化學領域相關人才,只要有自主思考能力,工作態度認真的人才就會聘用。轉變思想后,團隊成員很快就搭建起來。

        安德科銘首席技術官李建恒介紹,隨著團隊的搭建,不知不覺中企業文化也逐漸建立。團隊成員從第一天加入便能快速進入工作狀態,成員們覺得,從事前驅體材料的研發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每研發出一種新材料,都特別有成就感,正是靠著工作的價值感,團隊的核心凝聚力越來越強。人才是公司最核心的價值,為此,團隊會定期給研發人員進行培訓,從半導體產業的發展、電子化學品細分品類的應用到產品的開發、檢測等專業性知識等都會涉及。李建恒介紹,公司還建立崗位輪轉機制,建設人才競爭梯隊,明確崗位晉升機制,讓有潛能的人更大的發揮自己的優勢。

        “管家式”服務 吸引海外人才回歸

        早在美國硅谷工作時,汪穹宇就有過創業的想法。汪穹宇表示,美國在硬科技和制造業領域缺少配套的產業鏈資源,因此會大大增加運營成本,同時,美國很少有對小型創業者的政策扶持,個人想要創業特別是前期投入資金較大的行業就很難。而內地不僅相關產業鏈配套資源齊全,近年來國家大力支持創新創業,從國家、省、市、區各級政府都有相應的配套政策支持,小到住房補貼、子女入學、公司落戶,大到稅收反補、研發獎勵、資源對接等,用汪穹宇的話說,公司落戶合肥,享受了當地政府的“管家式”服務,幫助企業快速研發投產。“當時公司建研發中心時,就獲得了政府100萬元的研發補貼,對于初創企業來說,這筆錢可謂解了燃眉之急。”汪穹宇介紹,隨著公司發展壯大,還會不斷符合各級政府的獎補標準,當地政府的各項資源都將更好助力企業做大做強。

        汪穹宇亦發現,身邊越來越多海外留學的青年人選擇回國發展,甚至有不少名校畢業的朋友給他轉發簡歷,尋求發展機會。汪穹宇透露,在美國,作為華僑或華人工程師,其工作是有一定限制的,即使在硅谷,他依然能感受到了自己職業的“天花板”。與此同時,伴隨著新冠疫情的發生,相比美國,內地疫情防控很好的控制了局面,加之對歸國人才創業眾多政策的支持,可以更好地吸引海外人才回國。

        勉勵港青 回內地展拳腳

        當下中西方科技融合態勢逐步走向地球村模式,中國作為正在發展中的巨大經濟體,正在吸引越來越多的優質資源加入其中。汪穹宇認為,青年人要學會看清發展大勢,中國有著巨大的經濟體量和發展空間,不論是對香港青年還是在世界各地的華僑、華人來說,背靠中國強大的力量,比把自己孤立或者將自己投入另一個陣營要好得多。

        在汪穹宇看來,相比臺灣同胞與大陸各個產業的融合發展,香港同胞參與內地發展的聲音要少得多。香港很多年輕人和有志之士在不同的創新領域也取得了不錯成績,如果可以跟內地更好的融合,或更好地開發內地市場,亦十分有前景。在這方面,汪穹宇還建議香港青年人要選擇更有發展前景的行業。當下,香港亦面臨產業轉型,長期以來,香港的金融、地產等產業資源已相對集中,年輕人很難打破現有格局,在其他創新產業反而更易尋求機遇和突破。汪穹宇亦表示,內地有更多的機遇供選擇,希望越來越多的香港年輕人可以到內地發展,大展拳腳。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