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內地 > 正文

      西安原副市長強小安搞小圈子 植發還讓別人掏錢

      2021-11-25 14:52:40陜西紀檢監察公眾號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2020年7月10日,陜西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稱,西安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長強小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這位從基層干起、履職從未出過西安市、擁有經濟學博士學歷的干部,在被免去副市長職務3個月后,以“落馬”的消息重回公眾視野,引起輿論嘩然。

        經查,強小安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組織紀律、廉潔紀律,涉嫌受賄犯罪,違紀違法金額共計9116.82萬元,其中涉嫌受賄犯罪所得為7465.82萬元。

        2021年1月8日,經陜西省紀委監委研究并報省委批準,決定給予強小安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圈子:機關算盡太聰明

        從1982年10月參加工作到2017年2月出任西安市副市長,30多年里,強小安的大部分時間是在西安市長安區度過的。

        彼時,長安區還是長安縣。強小安先后輾轉長安縣財政局、審計局、外經貿委、計劃委等單位。2001年,37歲的他被評為“陜西省十大杰出青年”。

        2002年,長安縣撤縣設區,強小安出任長安區發展計劃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2005年1月,強小安被調到西安市。其后10多年,他先后擔任西安市發改委(市西部開發辦)副主任,西安國際港務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主任,西安國際港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等職務。2017年2月,強小安出任西安市副市長、市發改委(市西部開發辦)主任。

        強小安畢業于西安交通大學,憑借其經濟學專業背景和豐富的基層任職經歷,本應練就過硬本領,贏得群眾認可。然而,他卻信奉“有德有才不如有后臺”的官場扭曲價值觀,投機鉆營,竭力攀附。

        2010年,強小安與時任陜西省政府副秘書長陳國強相識后,通過一起打網球、探討書法等途徑與其拉近關系,并于2013年向陳國強贈送多幅名人書法作品,進而通過陳國強進入了陜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的小圈子。

        2010年至2016年期間,強小安為得到趙正永的關注和重視,投其所好,經常陪同趙正永打網球,并索要和收藏趙正永親筆簽名的網球,借機討好攀附趙正永,為自己營造聲勢,謀求職務晉升。

        搞政治攀附與黨的性質和宗旨背道而馳,與黨員干部的身份格格不入,是一條不折不扣的不歸路。強小安信奉庸俗“關系學”,把黨和國家賦予的權力用于結“人緣”、攀“高枝”,把黨內關系利益化、庸俗化,企圖攀附一個能帶自己發達的“老大”或能為自己遮風擋雨的“保護傘”,可到頭來終是黃粱一夢。

        投案:忽喇喇似大廈傾

        高顴骨、大臉盤兒、身材魁梧,1964年出生的強小安有著一副典型的關中人貌相。在落馬前,他一直以“強曉安”的名字出現在公開報道中。

        2020年2月19日,《西安日報》報道了一則消息:西安市馳援湖北213噸慰問物資抵達武漢。

        負責帶隊運送這批慰問物資的,正是時任西安市副市長的強小安。

        當時正值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時刻,一趟武漢之行讓強小安的內心受到很大觸動?;氐轿靼埠?,他選擇主動投案。然而,強小安交代的都是已經暴露出來的個別問題。除此以外,他還事先與多名涉案人員串通,偽造股票賬戶管理協議,轉移藏匿贓款贓物,訂立攻守同盟,掩蓋其違法犯罪事實,甚至還讓涉案人員出國躲避,企圖瞞天過海、蒙混過關。

        事實上,從2018年開始,強小安的內心就已經不踏實了。尤其是2018年8月,當備受關注的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專項整治工作以雷霆之勢開展時,曾多年在長安區任職的他便有所警覺,擔心其違紀違法問題敗露,特意指使兒子將收受王某的3000余萬元贓款虛假退回。

        在僥幸和自負心理的驅動下,2019年12月,強小安再次授意兒子偽造股票賬戶管理協議,將其收受鄭某的80萬元贓款統一口徑為股票分紅。為逃避組織調查,強小安還將其出資購買的別墅過戶至他人名下,由他人代持。

        對違紀黨員干部而言,坦白交代、認真悔改才是唯一正途。試圖隱瞞、抱團攻守無異于作繭自縛、自欺欺人,終究逃脫不了黨紀的嚴懲。強小安雖主動投案,但避重就輕,以退為進,僅交代組織已經掌握的部分違紀違法事實,而將性質嚴重、數額較大的違法犯罪事實隱藏起來的做法,只不過是欲蓋彌彰。

        強小安自認為部署周密,以為只要自己拒不承認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蒙混過關,其實是其畏罪心理和僥幸心理作祟。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種以身試法的行為,最終只能將自己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野心:你方唱罷我登場

        2008年,西安國際港務區正式成立,強小安先后擔任國際港務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主任、黨工委副書記。“西安有的,沿海不一定有,沿海有的,西安也已經有了!”2012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他曾向記者驕傲地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昂昂雄心的背后是勃勃野心。

        強小安將港務區當成自己的“私人領地”,與商人王某、梁某等人沆瀣一氣,建立“走路基金”,吃喝玩一體,搞小圈子,把人民賦予的權力作為自己謀取私利的工具。不僅如此,他還將工程建設領域作為腐敗的“主戰場”,肆意插手和干預工程建設項目,從中收受巨額賄賂。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強小安幫助私營企業主王某及時拿到了西安國際港務區新筑新城的項目工程款,并協調收購了王某開發的西北出版物物流基地圖書大廈A棟辦公樓。王某獲取巨額利益后,將3000多萬元送給強小安。

        強小安在梁某的一個項目上予以關照、推進,梁某便以買房、裝修、過年、過生日、出國考察、兒子結婚等各種名目,先后送給強小安900余萬元。

        更為滑稽可笑的是,就連強小安移植頭發的費用也是由梁某支付的。

        工程建設領域是權力尋租、利益輸送的易發、多發領域。強小安在港務區任職期間,正是工程項目最多、最集中的時期,他利用手里掌握的項目審批、工程建設、資金撥付等權力,在工程招標和確定承建方等方面,肆意插手和干預,不擇手段,巧取豪奪,收受巨額財物。

        原標題:

        西安原副市長強小安:拉關系搞小圈子,連植發費也讓別人出

      責任編輯:陳運欣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