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內地 > 正文

      ?珠海隔離日記? | 似水流年 亦拒絕躺平

      2022-01-14 04:25:22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田灣的辦公室附近有不少生靈棲息。

        今天不知咋的啦,在沙發上半睡半醒“蒙圈”一天,可能是“隔離綜合癥”,開始“躺平”狀態吧,不得勁。有在田灣上班的好朋友催我呢,我得振作精神。

        坐在隔離房間的書桌前,我仿佛又回到原先的辦公狀態。辦公室窗外的山叫田灣山,微雨下凝聚成一幅畫,微帶黛青色,細看透出綠意,似有天外飛來的巖石泊在我的窗口,似PS處理過的照片,模糊凝重。下班,常尋思哪條路上山;抬眼,政府的直升機飛掠過山頂,半山腰露白的是高壓線的基座,霧靄蒙朧中有電線躍動。山在興偉中心正上方,似與眉齊,只能叫面山而不是其他。

        引導自己的腳,拾起一級級臺階,撥開一片片荊棘,心和視野在山之巔搖晃。遠望山之脊,似女性胴體,飽滿豐盈。山腳的街鎮有一座教堂,信眾聆聽基督福音。

        近幾年,黑暴、貿易戰、恐襲、疫情……占據頭條,不斷疲勞轟炸。在悲傷與絕望的黑霧中,已傳來好消息,由亂及治的新局面給困頓憂傷者極大的希望。處在山腰的行山徑,似乎把整座山踩在腳下,其實沒有,因為還沒到,沒有叩到山門。冥冥中也有一種天外來音,正緩緩地爬上山梁。

        集團背山向海,風水在此空間循環,生生不息,沉悶的雷聲在山谷迴蕩,常常有一只孤寂的鷗鳥在閃電間逆風飛翔。一汪山塘,寂靜無聲地接納雨后的溪水,山那邊的街市華燈初放。

        這是我在港島南天之涯、海之角的似水流年。

        作者:楊健清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