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國際 > 正文

      英政府表面歡迎移民 實則為亞非裔學生設重重關卡?

      2021-11-24 04:26:43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亞非裔移民學生在英國申請助學貸款異常艱難。\法新社

        綜合《衛報》、英國廣播公司報道:英國政府表面上歡迎移民,實際上卻對移民家庭尤其是年輕一代設置重重阻礙,令他們無法接觸到助學貸款等社會資源。最新調查報告指出,英國內政部在審查移民兒童和青少年的有限居留簽證(LLR)時非常嚴苛,而英國助學貸款項目(SFE)更是滿懷敵意,導致很多從小在英國生活的亞非裔學生得不到貸款或拖延數月才拿到貸款,一些優秀的學生甚至因此被迫放棄學業。

        年輕移民援助團體“We Belong”日前發布研究報告指,相較于白人學生,SFE對來自牙買加、尼日利亞、巴基斯坦、印度等亞非國家的移民學生明顯嚴苛,甚至懷有敵意,即便這些年輕人從小就在英國生活,且在各方面表現都相當優秀。

        英國政府規定只有出生以來超過一半時間在英國生活,且持有LLR至少3年的移民才有資格申請助學貸款。這一要求已十分嚴格,但很多符合要求的移民學生依然會被SFE百般刁難。一名年輕女子足足提交了200頁證明文件,才說服SFE批準貸款,而此時已經開學半年。另一名17歲男生因為律師的疏忽,LLR中斷了17天。英國內政部認同這并非他的過錯,但SFE仍堅稱這屬于違規,并拒絕給予他貸款。

        符合條件仍拖延近半年

        21歲的牙買加裔學生JE自從3歲就跟隨母親移民英國。他深知母親做保姆的收入不足以支持他上大學,因此于去年10月提交助學貸款申請,“我專門研究了相關要求,知道自己完全符合。”然而,直到今年2月他的申請才獲批準。JE表示,若不是律師和We Belong專家直接找上SFE高級官員,對方恐怕不會“高抬貴手”。

        JE回憶說,自己提交了中學和大學出具的證明文件,以及用于申請LLR的所有文件,但SFE依然不斷要求他提供更多“證據”,令他不知所措。他多次詢問申請進展,但不同的工作人員居然給出互相矛盾的回答,“有些人說我可以獲得貸款,另一些人卻說他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錄取JE的大學起初對他表示支持,但在他未能及時繳納學費后變臉,一度禁止其使用學生賬號和上課,學生舍堂也威脅要驅逐他。JE不得不向朋友借錢救急。

        來自尼日利亞的扎拉比JE更為不幸。她2018年以優異成績被英國名校華威大學錄取,卻因內政部遲遲不批準她的LLR延期申請而錯過入學日期。2019年,她通過上訴終于拿到LLR,但被告知她不符合申請學生貸款的條件。扎拉并未放棄,決定改去提供獎學金的蘭卡斯特大學。但僅僅兩周后,校方表示由于LLR不滿3年,她被劃分為國際學生,必須繳納更高費用。無力承擔這筆費用的扎拉只能退學,并找了一份服務員的工作。

        衛生大臣上學亦遭歧視

        英國首相約翰遜2019年競逐保守黨黨魁之位時曾說:“我希望每個來到英國的人都能成為英國人,并獲得相應體驗。”但報告指出,政客的花言巧語與現實存在巨大差距。20歲的金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從小被灌輸的“好移民”定義包括成績優秀、積極融入社區;但他3年前為保住LLR與英國內政部對簿公堂時,對方的律師居然說好成績、志愿者服務經歷等是他應當被趕回非洲老家的證據,因為他可以在非洲“開始新生活”。

        除了被英國政府刁難,移民學生在校園內亦常常遭到同學甚至教職員工的歧視。出身于巴基斯坦裔家庭的英國衛生大臣賈偉德日前表示,他上學時幾乎天天受到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辱罵。英媒早前爆料稱,過去5年記錄在案的校園種族歧視個案超過6萬宗,未被記錄的個案恐更多。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