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國際 > 正文

      洗腦、下藥、酷刑……美國中情局人體實驗毫無下限

      2022-01-14 09:57:01海外網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近日,丹麥廣播公司(DR)播出的一部紀錄片《尋找自我》,揭露了上世紀60年代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秘密資助一項人體實驗的“黑歷史”。在這項長達數十年的人體實驗中,311名丹麥兒童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用作精神分裂研究的試驗品。DR還披露,當人們試圖調閱相關材料時,存放有部分研究資料的丹麥格洛斯楚普精神病學中心開始銷毀這些文件。事實上,這起令人震驚的兒童實驗,不過是美國人體實驗的冰山一角罷了。

        從20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在超過20年時間里,美國還曾開展過“MKUltra計劃”,該計劃試圖實現精神控制,也就是“洗腦”。該計劃包含有超過100項人體實驗,手段之殘忍令人毛骨悚然?!度A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英國《衛報》等媒體均對這件駭人聽聞的丑聞進行了報道。

        美國人認為,精神控制技術大有可為,可以用來控制人類思想、訓練間諜并抵御別國的偵查,當然,還可以作為刑訊手段以有效獲取情報。為此,中情局在國內外展開實驗,即“MKUltra計劃”。其中,MK為中情局技術服務處的代號,而Ultra則意為絕密。為開展研究,中情局秘密支持了80多家機構開展相關實驗,包括大學、醫院、監獄和制藥公司。

        “洗腦”聽起來多少有些魔幻,中情局打算如何下手呢?美國記者史蒂芬·金澤爾(Stephen Kinzer)長期研究MKUltra計劃,并著有《首席毒師:西德尼·戈特利布以及中情局尋求精神控制》一書,他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NPR)采訪時披露,該計劃的負責人西德尼·戈特利布(Sidney Gottlieb)認為“洗腦”應當分兩步走:第一,你必須毀掉(實驗對象)現有的思想意識;第二,你必須找到一種方法將新的思想插入到形成的空白中。但是,第二步沒有取得什么進展,第一步的研究倒是做了很多。

        為了摧毀現有思想,實現控制對方精神的目的,中情局無所不用其極。藥物的使用被認為是實現精神控制的有效手段。在這其中,無色無味無嗅但藥效驚人的致幻劑LSD無疑成了主要角色?!缎l報》報道稱,戈特利布想要知道,一個人最多能服用多大劑量的LSD,會不會最終突破極限值讓這個人的精神完全被摧毀?中情局曾向精神病人、囚犯、妓女、吸毒者提供LSD,因為他們是“無法反抗的人”,《紐約時報》還記錄了一名肯塔基州的精神病人連續服用LSD長達174天的案例。

        此外,實驗也瞄準了不知情的普通人。根據一份1977年美國參議院聽證會的文件,中情局用自己的安全屋開了幾家“妓院”,對被引誘來的人下藥,他們在屋內安裝了雙面鏡和微型話筒,方便觀察對方行為、獲得情報以及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并且,為了探索LSD對不同類型人群的效果,中情局還在正常環境中偷偷地對不知情、非自愿的對象使用LSD,例如將LSD混入酒水、香煙,而且實驗對象涵蓋各個層面。事實上,就連中情局的員工也成了實驗對象。據《衛報》報道,弗蘭克·奧爾森,一名對自己工作感到不安的中情局科學家,被戈特利布偷偷下藥,數日后在酒店墜亡。然而,這些危險的實驗并沒有給中情局帶來什么有價值的數據,LSD的效果被認為是“不可控的”。

        除了LSD以外,中情局也嘗試了其他藥物,包括海洛因、嗎啡、麥司卡林等。金澤爾告訴NPR,在二戰中,德國納粹曾在其三大中心集中營之一的達豪集中營對致幻劑麥司卡林進行過實驗,中情局便聘請納粹醫生來進行指導,探索這種藥物對精神控制的作用。中情局還邀請納粹醫生前往美國德特里克堡,教授中情局官員沙林毒氣的相關知識,他們想要了解沙林毒氣將人置于死地要花多久。金澤爾表示,“MKUltra本質上是日本和納粹集中營工作的延續。”

        MKUltra計劃不止發生在美國本土。為了避免刑事起訴,中情局還在海外設置了秘密拘留中心,并在那里進行著更加極端的實驗。金澤爾告訴NPR,這些基地分布在德國、日本、菲律賓,當地的中情局官員在逮捕敵方特工或嫌疑人,甚至只是他們認為的“可以犧牲的人”之后,便將他們送進這些秘密拘留中心,用種種方法折磨他們,試圖讓他們的精神徹底崩潰。另據《華盛頓郵報》報道,1954年,一個小隊被派往海外,向某些能夠“代表共產主義國家”的個體開展實驗。

        從結果的角度來說,MKUltra計劃進行得相當失敗。實驗對象有的失憶,有的成了植物人,就算有人確實招供了,證詞的真實性也無從考證。實驗的投入倒是十分巨大,根據1977年參議院聽證會的文件,MKUltra計劃共計花費了數百萬美元。而MKUltra的相關人員終身沒有受到任何懲罰。美國政府就連道歉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據《衛報》報道,1975年,那位被下藥之后墜亡的中情局科學家奧爾森的家人計劃對中情局提起訴訟,時任總統福特這才接見了這一家人,并致以歉意。事實上,美國政府更加希望能將之掩蓋過去,當這項丑聞被揭露,中情局立即下令銷毀相關文件,絕大部分原始文件均已消失。因此,在這項計劃中究竟有多少人遭到折磨,究竟有多少人喪命,均已無從確認。

        隱藏在MKUltra計劃里的罪惡不僅是過去式。美國如今在全球25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200多個生物實驗室,2020年就有烏克蘭政黨指控美國在烏克蘭境內的生物實驗室存在人體實驗。還有多少罪惡不曾被揭發?這背后可能的隱情令人細思極恐。

      責任編輯:陳運欣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