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議論風生/羅冠聰成了立陶宛的反華小玩偶\李繼亭

      2021-11-25 04:27:48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東歐小國立陶宛在美國支持下處處與中國對著幹,從退出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17+1),到支持“臺獨”,越來越極端。沒想到的是,立陶宛居然打起“港獨”分子的主意,近月來頻頻資助“港獨”分子羅冠聰,又是邀請出席研討會,又是提供政治支持,日前更夸張到由該國副外長親自安排羅冠聰享受豪華旅游。

        立陶宛反華意圖已是路人皆知,羅冠聰明知如此仍然享受被人擺布的過程,寧愿成為“反華小玩偶”也在所不惜。向外國獻媚、出賣香港利益或許能得一時之利,但羅或許要想想,自己的利用價值還能維持多久?一年、兩年,還是十年?

        享受“立陶宛豪華之旅”

        美國即將在下月初舉行所謂的“全球民主峰會”,羅冠聰早已通過各種途徑得到了一些專題會議的參與資格。而幫他進入會場的,除了美國政客外,還有立陶宛的反華政客。而在兩天前,羅冠聰還親自跑到立陶宛,來了一趟“立陶宛豪華之旅”。

        羅冠聰日前聲稱,獲立陶宛外交部邀請,出席一連兩日在該國首都舉辦的“民主未來”(Future For Democracy)峰會,成為“嘉賓講者”之一。并指這是美國“全球民主峰會”(Summit of Democracy)的其中一個籌備會議,意義重大。他在會議上不斷迎合立陶宛的反華政客意圖,聲稱“會持續將香港故事在各國領袖面前呈現,以期國際社會繼續關注香港局勢”云云。

        不僅如此,立陶宛反華政客為羅冠聰提供了非比尋常的接待。立陶宛外相以及該國議會香港關系小組的主席,兩人都在該國議會中提出干預中國內政的動議,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反華政客,對羅冠聰提供了大量支持。而在行程最后一日,羅冠聰得意滿滿地稱,“幸得”立陶宛副外相帶他在該國首都維爾紐斯游走,介紹歷史建筑、古蹟,讓他在繁忙的日程之外也能一覽這個古都之美。得到賞賜后的羅冠聰更說:“感謝立陶宛對臺灣、香港以及人權自由的支持,也希望各位朋友向他們表達謝意,讓他們對抗中共的勇氣得到世界認可”云云。

        其實,羅冠聰與立陶宛勾結在一起,并非偶然。羅冠聰畏罪潛逃海外,需要通過各種反華言行,才能得到外國勢力的物質支持,他越愈出賣國家,得到的支持也就越多,也就愈能證明自己的價值。而或許美英給的不夠多,羅冠聰便廣撒網,四處尋找反華金主,此時便與沖到反華最前線的立陶宛勾結在了一起。10月中,羅便與立陶宛駐歐盟大使Simonas Satunas會面,聲稱“談及香港局勢最新發展,也感謝立陶宛政府堅守以人權主導的外交政策方針,在不同層面推動人權發展,抵抗威權政府的威脅恐嚇”云云。沒有這次會面,也就沒有接下來的一系列羅冠聰的賣港表演了。

        羅冠聰聲稱要出席下月美國主辦的“全球民主峰會”,將是他新一季度的賣港活動表演。早在9月,羅就竄訪美國,與美反華政客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民主黨參議員默克利(Jeffrey Merkley)和CECC共同主席、共和黨眾議員麥戈文(James McGovern)等國會議員見面,聲稱推動所謂的《香港避風港法案》及《香港人民自由及選擇法案》,又會見美國國務院的官員。他稱,除了促請美國國會審議兩條有關港人的“救生艇法案”外,呼吁國際社會利用美國總統拜登于12月舉行的“民主峰會”的契機,“制定應對中共的全球議程?!?/p>

        叫囂制定“反華議程”

        什么叫“制定應對中共的全球議程”?實際上這是“制定反華議程”的另類叫法,本質就是要美國制裁中國和香港特區。又比如,上個月底,羅冠聰在羅馬G20峰會舉行期間,出席了由歐洲議會反華政客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舉辦的會議,叫囂“限制中共的威權擴張是最重要的行動”。同時還聯同一名“疆獨”分子撰文投稿予《外交家》(The Diplomat)雜志,聲稱“呼吁國際社會切勿因要與中共在氣候危機等問題‘合作’而無視他們的人權侵犯”。

        從美國、英國,到歐洲再到東歐小國立陶宛,羅冠聰在出賣國家出賣香港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他或許享受著這種香港監獄中暴徒無法享受到的國際關注和物質支持,但這條路注定是一條不歸之路。當他一遍又一遍攻擊抹黑自己的國家之時,也恰恰是他一點點喪失利用價值之時。多年之后,羅冠聰或會發現,反華小玩偶始終是玩偶,永遠是一個被人擺布的玩偶。

      資深評論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