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kqmd"><ruby id="xkqmd"></ruby></em>
  • <dd id="xkqmd"></dd>

    <dd id="xkqmd"></dd><tbody id="xkqmd"><center id="xkqmd"><video id="xkqmd"></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xkqmd"></tbody>
      <em id="xkqmd"></em>

    2.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國際關系/哈薩克何以飛出騷亂“黑天鵝”?\張敬偉

      2022-01-15 04:24:58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中亞大國哈薩克因為天然氣漲價而引發一場騷亂。沒有人想到,2022年第一只“黑天鵝”竟然從這個中亞國家飛出。畢竟,這個中亞大國不久前還剛剛舉行了國慶慶祝。有人嗅到“顏色革命”的味道……總之,哈國飛出的這只“黑天鵝”不同尋常,是如何孵化出來的呢?

        作為資源大國,即使哈國將天然氣價格由每升60堅戈(約合人民幣0.88元)翻倍至120堅戈(約合人民幣1.75元),也不至于讓哈國人憤怒到走上街頭。何況,哈國政府最終把氣價降至每升50堅戈(約合人民幣0.73元)??梢?,天然氣漲價只是街頭騷亂的導火索。

        民眾走上街頭,民生訴求開始異化為政治運動,繼而升格為打砸搶的騷亂,具有典型的西方支持的“顏色革命”特征。故而,哈薩克政府到俄羅斯,都會將騷亂的幕后黑手指向美國和西方。數據顯示,哈國擁有NGO超過2萬個,這場騷亂中這些NGO起到了煽風點火的作用。而且,美國和西方政媒也的確沒有閒著,而是一如既往地譴責哈國政府,支持街頭運動,這種意識形態劃界,更增加了西方在哈薩克制造“顏色革命”的事實。

        2萬NGO扮演何種角色?

        雖然美國堅決否認插手哈國騷亂,且將此視為俄羅斯散播的虛假消息。哈國內亂,變成了美俄以及西方和俄羅斯的博弈。事實是,哈國總統托卡耶夫將街頭騷亂定義為恐怖行為,下令“無預警開槍”,且向集安組織求援,集安組織維和部隊迅速介入,哈國局勢基本平穩。

        哈國騷亂沒有發展成“顏色革命”,西方對托卡耶夫政府的“鎮壓”行為口誅筆伐,且集體譴責俄羅斯的外力干涉。但這只是美歐和俄羅斯矛盾深化的折射。在哈國騷亂的博弈中,俄羅斯占了上風。畢竟,烏克蘭“顏色革命”成功,導致北約侵入俄羅斯“一米線”,這次俄羅斯反應迅速沒有給西方任何機會,保住了中亞這個“臥榻之側”沒有起火。

        顯然,哈國飛出的“黑天鵝”,充滿著詭異的美俄歐博弈特征。當然,這個中亞大國的突然騷亂,也有著深刻的內因。

        哈薩克領土面積和西歐相當,價值油氣資源豐富,總人口只有不足2000萬人,按理說這個中亞國家應該國富平安才好。但是該國經濟嚴重依賴資源出口,資源類出口占比73%。工業體系不健全,產業結構不合理,資源類出口受制于外部市場的波動。高油價時代,哈薩克經濟增長迅速。一旦遭遇外部經濟不景氣,如國際金融危機和新冠疫情,油氣價格波動較大,即使如沙特為首的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國家和俄羅斯等非OPEC國家,油價下跌也會遭遇貨幣貶值和金融危機,更遑論哈薩克。加之疫情時代形成的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難題,哈國經濟民生自然也受到嚴重波及。

        經濟糟糕,產業單一、出口依賴……在天然氣漲價的刺激下,哈國民眾長期積累的民生怨氣也就噴薄而發。

        大小“玉茲”權鬥未止息

        除了經濟民生因素,哈國也有長期積累的大、中、小“玉茲”矛盾。所謂“玉茲”是指地方部落聯盟和行政區劃相結合的一種軍事政治架構,從15世紀開始到現在的哈薩克政壇,一直存在著三大“玉茲”的權力之爭。若分權平衡則哈國政局穩定,若權力失衡必然政局動亂。蘇聯解體后,出身于中玉茲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長期執政,中玉茲掌控了從中央到地方的大部分權力,引發大、小“玉茲”尤其是小“玉茲”的不滿。2019年,雖然納扎爾巴耶夫不再擔任總統職位,但依然擔任國家安全會議主席,原本是上院議長的現任總統托卡耶夫并未掌控哈國實權。哈國重要職位為納扎爾巴耶夫的親信和親屬占據,然而隨著納扎爾巴耶夫的女兒前年赴英國政治避難而被解除公職,哈國權力架構也陷入失穩狀態。這次騷亂也和該國傳統權力架構失衡和現實的權力博弈有一定關系。

        值得注意的是,本無實權且一向溫和的托卡耶夫總統,給人以鐵腕處理街頭騷亂的印象。而且,騷亂過后他也成為實權總統──突然飛來的“黑天鵝”不期然改變了哈國權力格局,這是偶然與必然的政治辯證法還是蘊含著更多權謀博弈,不得而知。不過,托卡耶夫總統在集安組織的配合下,迅速平息騷亂,也算是虛驚一場。最新消息是,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8日發聲他并未出走他國并號召民眾支持哈國政府,更顯托卡耶夫總統已經牢牢把控哈國權力。

        這也意味著,面對“顏色革命”,中亞國家和集安組織有了更好應對。不過,哈薩克還是要練好內功,方能避免“黑天鵝”之禍,消化“灰犀?!彪y題。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